浏览字体:[ 加大 ] 双击鼠标滚屏: (1最慢,10最快)

都市极品神龙 第12节

小说作者:树上大白 所属分类:都市重生 下载:都市极品神龙Txt下载 上传时间:2019-05-18

  齐三一脑门的汗珠子,双眼骨碌乱转。

  他在想办法。

  楚凡应该是遭了徐坏水的毒手。

  已经指望不了。

  不过是楚凡来了,也没啥用。

  估计经不住竹下春刚的一巴掌。

  怎么办,怎么办?

  “日国人,我他吗最烦日国人,打死你个小rb!”

  齐球眉毛一挑,一拳打向竹下春刚的右脸。

  同时右膝高高抬起,撞向竹下春刚的小腹。

  一拳,一膝顶。

  无论是速度,还是力量,都是齐球巅峰的表现。

  齐球心里明白。

  他想战胜这样的高手,必须追求一击奏效。

  “三脚猫的功夫,滚!”

  竹下春刚微微一笑,不屑地喝道。

  抬手,一巴掌拍在齐球的拳头之。

  咔嚓!

  齐球的拳头碎裂。

  砰!

  竹下春刚一脚将齐球踹下了擂台。

  一拳,一脚!

  不到十秒钟,外号死神的齐球败。

  “还有谁?不服来战!”

  竹下春刚环视擂台四周,高傲地叫道。

  “真他吗受不了小rb这么叫嚣!”

  “我来!”

  久春的封平冲着柳彪打了一个招呼,了擂台。

  两招!

  竹下春刚只有了两招便打的封平口吐鲜血。

  摔下了擂台。

  接着竹下又连败了辽省、黑省高手数名,

  根本没有一合之众。

  一时间,再无一人敢擂台挑战他。

  擂台四周,一片愁云惨淡。

  北方三省地下势力的大佬全部低头。

  “哼!”

  “华国号称武术的天堂,怎么都是这些不用的窝囊货?”

  “本人给你三秒钟的考虑时间!”

  “三秒钟一到,北方三省地下势力必须归入竹帘堂下!”

  “如有不从者,今日竹本春刚必亲手将你连根拔起。”

  竹下春刚见立威达到了效果,终于露出了狐狸尾巴。

  接到吴三炮的信,

  他从宝岛来到鹿角沟。

  给吴三炮报仇是假,

  等待的便是今天的武立威。

  他要一统北方三省地下势力。

  为即将出关的竹帘大师送一份大礼。

  “怎么办?”

  “能怎么办,归吧。不归顺要被血洗!”

  “金钱、地位固然重要,但是活着它们还重要!”

  ……

  一群大佬有人已经开始动摇,准备归顺竹帘堂。

  “哼!小小竹帘堂也敢来放肆!”

  “难道你们忘记了林老神仙是怎么把你们驱除的吗?”

  “想当北方三省的老大,我徐怀水第一个不同意!”

  一众大佬愁云惨淡,无所适从之际,

  徐坏水从容地站起,慷慨激昂地说道。

  “你这是在找死!”

  竹下春刚岂能让人破坏他的计划,出言威胁。

  “死不死,不是你说了算!”

  “身为华国人,岂可让小rb本在此作威作福?”

  “车大师,干死小rb本!”

  徐坏水递给车厘子一个眼色,大声喊道。

  看见没,看见没?

  关键时刻,你们都他吗的蔫了!

  只有我徐怀水挺身而出。

  只要车大师干趴下小rb本,

  北方三省地下世界的头把交椅非他莫属。

  “恭请虎神!”

  车厘子走擂台,躬身一拜说道。

  “滚!”

  竹下春刚怒声骂道,率先发动了攻击。

  早不出来,晚不出来,

  偏偏节骨眼出来。

  成心挑事是不?

  我打死你。

  竹下春刚一腔怒火全部发泄在车厘子的身。

  准备杀一儆百。

  车厘子刚张开嘴巴,发出虎吼之声,

  便被竹下春刚一巴掌扇飞了出去。

  尼玛,怎么那么大的劲!

  倒了血霉了!

  车厘子心里哀嚎。

  毅然打出了手的保命符纸。

  徐坏水之所以让他此时擂台。

  便因为他有倚仗。

  天师观的符纸。

  呼!

  一股青烟才能够符纸冒出。

  一只青面獠牙的厉鬼在烟雾现身。

  张开巨口,咬向了竹下春刚。

  “下三烂的儿童把戏!”

  “给我破!”

  竹下春刚一口舌尖血喷在厉鬼身,

  厉鬼瞬间化作青烟消失。

  “我认输!”

  车厘子毫不犹豫地认输。

  尼玛,保命符都不起作用。

  不认输得被揍死。

  “我归顺!”

  徐坏水见状,毫不犹豫地跪倒在地说道。

  “哼,墙头草!还有谁不服?”

  竹下春刚霸道地喊道。

  擂台之下却一片安静,没有人回应。

  “我不服!”

  在竹下春刚露出笑容之际,

  懒洋洋的声音从湖泊传来。

第136章 一拳打爆

  “马勒戈壁的,好样的,干死这个小rb本!”

  齐三拄着拐杖站起,率先喊道。

  柳彪与纳兰天对望一眼,皱眉不语。

  他们都心知肚明。

  齐三不管喊与不喊,竹下春刚都不会放过他。

  “吉省决定团结一致,誓不归顺竹帘堂!”

  柳彪冲着纳兰天点头,起身大声喊道。

  擂台四周的不打算归顺的大佬们纷纷高声附和。

  其实聪明人都不会选择归顺。

  莫说你一个竹帘堂,

  是你把欧洲的青龙堂搬来,

  在华国同样会被打的分崩离析。

  因为华国的林军神仍在。

  只要林军神在,

  一切牛鬼蛇神都得消逼停。

  “徐怀水率领手下愿意归顺竹帘堂,誓死效忠!”

  徐怀水见机立刻跪在地,表达忠心。

  这群傻逼!

  归顺能活,不归顺死!

  先活下来才是正道。

  “哼,算你聪明!”

  “你们这群无知的蠢货!”

  “不归顺,全部都要死!”

  竹下春刚暴怒。

  双眼凶光四溢,宛如择人而噬的凶狼。

  他完全没有想到一句‘我不服’会造成这么大的反应。

  “等等,你着什么急啊!”

  “想动手,等我拧完衣服的!”

  “我游过来的。”

  “我容易吗!”

  在竹下春刚准备大开杀戒之时,

  北方三省大佬人人自危之刻,

  懒洋洋的声音再次传来。

  声音慵懒,没有任何的惧意。

  似乎一切都不放在心。

  这次众人终于注意到声音的来源之处。

  一名青年背对着众人,赤着身。

  蹲在擂台的边缘正在拧着衣服。

  他全身湿透,

  看样子真的是游过来的。

  青年将衣服穿,转过身来。

  赫然便是楚凡。

  “你是谁?”

  竹下春刚望着擂台,浑身湿透的楚凡问道。

  “我是谁?”

  “还好意思问我是谁?”

  “你他吗的是个傻逼!”

  “你果然没看到我。”

  “我正在湖里泡澡,只扎了一个猛子!”

  “出来换气之时,被你一脚又给踩下去了!”

  “差点没把我憋死!”

  “你个缺德带冒烟的!”

  “没事在湖面跑啥?”

  “你个大傻逼!”

  楚凡站在擂台之,扯着嗓子骂道。

  “卧槽!我还以为来了多厉害一个高手呢?”

  “弄了半天,是一个毛都没长齐的小子?”

  “真是空欢喜一场啊!”

  ……

  一群大佬刚刚燃起的热情顿时消散。

  唯有吉省的一群大佬,在楚凡出现时特别兴奋。

  “纳尼,我踩到你?”

  “你哪只眼睛看到的?”

  竹下春刚听到楚凡的话,鼻子差点气歪。

  双眼鄙夷地望着楚凡问道。

  “两只都看到了!”

  楚凡完全无视他的鄙夷,一本正经的回答。

  “八嘎呀路,挖了!”

  “你这样的人不配有眼睛!”

  竹下春刚彻底怒了。

  哪里来的小瘪三,居然与他在此耍嘴皮子。

  他可没有功夫与楚凡插科打诨。

  有这功夫,他早已将这群人血洗了。

  呼!

  竹下春刚含怒出手,力道十足。

  双拳之闪烁白色的雾气。

  内力外现的标志。

  “法克!”

  “踩到人了,还敢打人?”

  “我记住你了,一会去报警!”

  楚凡继续插科打诨道。

  同时如同孩童打架一样,

  一拳打了过去。

  很是随意。

  砰的一声!

  两拳相撞,发出金石交击之声。

  一步

  竹下春刚向后退了一步,稳住了身体。

  楚凡则宛如没事人一样,一动未动。

  竹下春刚这一拳虽然没用全力,

  但是内劲大成的他相信,

  这一拳完全可以碎石。

  但是对方仍然完好无损的站立,

  并没有骨断筋折的哀嚎。

  “纳尼?竟是一个高手!”

  “八嘎呀路!”

  “我撕了你!”

  竹下春刚没有想到如此不起眼的楚凡,

  竟然有不输他的实力。

  顿时凶性暴露地大喝。

  “卧槽!这小子牛逼啊,小rb本退了一步!”

  “瞎瘠薄的叫唤,小rb本恼羞成怒了!”

  “这小子还不到20,小rb本白活那么大岁数了!”

  ……

  墙倒众人推。

  北方三省的大佬们本对竹下春刚这个小rb本不感冒。

  见到他与楚凡对拳处于下风,

  顿时开始了嘲讽。

  啥难听说啥。

  噼里啪啦!

  众人谩骂之际,竹下春刚全身骨头传出一阵脆响。

  一拳砸向了楚凡的面门。

  这一拳速度极快,宛如一道闪电,眨眼即至。

  这一拳力道极大,空气震动,呼啸之声宛如大风吹过。

  这一拳,竹下春刚用尽了全力。

  拳头之凝炼的白色雾气,

  宛如一只白色手套一样,几乎全部凝实。

  这一拳,

  是竹下春刚巅峰的一拳。

  华国能够接下此拳的高手,

  有,但绝对不是眼前的这个家伙。

  “这么点力道吗?”

  “你以为在给美女脱衣服吗?”

  “看不用的花拳绣腿,还有脸说别人?”

  “今天便叫你开开眼,什么叫拳头?”

  “高山崩!”

  楚凡面无惧色,甚至平时还要放松。

  嘴角微翘,出言嘲讽。

  在竹下春刚的拳头距离面门十几厘米之时,

  楚凡动了。

  一拳砸向竹下春刚的拳头。

  赫然正是星辰炼体诀记载的拳法。

  星辰十八拳第一拳--高山崩。

  “纳尼,不好!”

  楚凡拳出,竹下春刚压力倍增,顿时不安地大叫。

  他左手猛然出拳。

  企图用双拳接下楚凡的高山崩。

  但是有用吗?

  轰!

  咔嚓!

  两拳相撞之时,仿若铁匠铺大锤砸在了铁之,

  发出了轰然大响。

  清脆的骨折之声几乎同一时间响起。

  蹬蹬蹬

  竹下春刚连续后退十步,撞在擂台的护栏之,

  身体终于停下,口喷鲜血。

  明显受了内伤。

  他的一条右手耷拉着,已经骨折。

  “你是神……”

  竹下春刚一脸惊骇,张嘴说道。

  然而他并没有说完,一巴掌便把他扇飞了出去。

  “我是什么人,关你屁事?”

  “一个小rb本,学了三脚猫的功夫,”

  “跑这里来耀武扬威,忘了你祖宗是谁吗?”

  “一群数典忘祖的狗奴才!”

  “你叫嚣着杀这个,灭那个吗?”

  “你倒是起来杀啊,灭啊!”

  “你蹬蹬腿又是什么意思?”

  ……

  楚凡宛如得理不饶人的流氓。

  每说一句,便给竹下春刚一巴掌。

  到最后干脆脚了。

  踩的那个结实。

第137章 你们可有异议?

  “雾草!解恨。踹,踹死这个小r本!”

  “该,让你跑这来装逼!真他吗是活该!”

  “哥们,好样的!给华国人争脸!”

  ……

  擂台四周的一群大佬,群情激动,沸腾了。

  你一言他一语的说道。

  简直抢了地盘,还他吗的兴奋。

  砰!

  在一群大佬笑逐颜开之际,

  一声枪响打破擂台周围的气氛。

  擂台之的楚凡,

  突然身体一震,不再踹竹下春刚。

  转身望向了一处。

  “楚凡小儿,你他吗该死!”

  “老子今天毙了你!”

  徐坏水手里握着一把手枪,面容狰狞地叫嚣。

  接着他放声大笑地继续说道:

  “哈哈哈……”

  “子弹的滋味是不是很好?”

  “瞅我干什么?”

  “老子今天把你打成筛子!”

  “徐坏水,住手!你敢乱动,我们便把你打成筛子!”

  吉省的柳彪、纳兰天焦急地站起,大声喝道。

  身后的保镖纷纷掏钱,瞄准了徐坏水。

  只要接到命令,他们不介意将徐坏水打成蚂蜂窝。

  “别他吗一副大义凛然的模样!”

  “谁不知道你们心里打的小九九。”

  “以为杀了我,你们便可以做三省的老大吗?”

  “可能吗?”

  “我徐坏水那么容易杀吗?”

  徐坏水不屑地说道,似乎他已经预料到了这样的情况。

  站在他身后的车厘子抬手打出一道火焰后,大声说道:

  “哼,早知道你们会这样!”

  “徐老板已经在湖泊的四周埋伏了枪手!”

  “接到信号后,你们等死吧!”

  “不错,韩某可以证实这一点!”

  鹿角沟韩家家主韩天顺站在车厘子大师的身后,补充道。

  “马勒戈壁的!卑鄙,无耻!”

  “干他娘的,合着是徐坏水设计的套,让我们钻!”

  “我说地点怎么选在韩家,他们这是狼狈为奸!”

  ……

  北方三省的一群大佬,如梦方醒地叫骂。

  “归顺我徐怀水的不杀!”

  “否则,他是你们的榜样!”

  徐坏水存了杀鸡儆猴的心思,大声喊道。

  砰砰砰!

  然后手指一动,连开三枪。

  尼玛,让你坑了老子五千万。

  杀手干不掉你,

  老子亲手干掉你。

  四枪过后,徐坏水的笑容凝结。

  眼珠子瞪的差点从眼眶掉出来。

  什么情况?

  我眼花了吗?

  这个楚凡怎么还站着?

  刀枪不入吗?

  徐坏水眨着眼睛,想要看得真切一些。

  “你个傻逼!”

  “想要杀我?”

  “你倒是开枪啊?”

  “看看能不能杀我?”

  “手枪,在我眼里只是垃圾而已!”

  楚凡锐利的双眼之杀机四溢。

  抬手将四枚子弹扔在地,

  一脸不屑地说道。

  “老子不信打不死你!”

  徐坏水握枪的手开始哆嗦,指着楚凡大吼。

  然后便欲扣动扳机。

  可是他连续扣动了两下,手枪竟然没发出响声。

  “你个傻逼!”

  “死吧!”

  楚凡不知何时出现在他的面前,

  一手握住了他的手枪冷哼。

  紧接着直接给了徐坏水一巴掌。

  噗

  徐坏水的脑袋几乎转了一百八十度,

  半边脸直接塌了下去。

  一半的牙齿全部碎落。

  满嘴鲜血。

  砰!

  楚凡拽住徐坏水的手往回一带,

  一脚揣在了徐坏水的肚子之。

  徐坏水嗷的一声,飞了出去,直接飞了八九米远。

  啪嗒一声,徐坏水坠落在地。

  徐坏水宛如一条死狗一样趴在地,一动不动。

  “哼!还在指望那群枪手?”

  “你们抬头看看湖面。”

  楚凡将徐坏手的手枪扔在地,

  冲着车厘子等人淡淡地说道。

  似乎他刚才也是打了阿猫阿狗而已,

  没什么大不了的。

  “卧槽!湖面飘的是什么,是血吗?”

  “马勒戈壁的,那是血啊,尸体,都是尸体!”

  “这得杀多少人啊,哇,我他吗忍不住了!”

  ……

  北方三省的大佬们转头望着湖面,然后瞪大眼珠子,

  拍着大腿直吵吵。

  血腥之味顺着湖风传来,有人直接吐了。

  韩天顺当场跪下了。

  这些枪手有韩家大半的精锐,全他吗死了。

  韩家完了。

  车厘子大师脸都绿了。

  哆嗦着直接跪在地,磕头,大哭着说道:

  “楚神仙,都是徐坏水逼我这么做的!”

  “求您饶了我吧!”

  “小的该死,错信了徐坏水,请楚神仙发落!”

  哗的一下,站在徐坏水一方的大佬齐齐地跪下,

  满脸惊恐磕头求饶。

  “吉省久春柳家、四平纳兰家、桦市周家……”

  “参见楚先生!”

  “辽省封家……”

  “黑省吴家……”

  “参见楚先生!”

  在柳彪、纳兰天的带领下,

  北方三省的大佬躬身拜见楚凡,态度十分的恭敬。

  开什么玩笑!

  这可是干掉小rb本,徒手抓子弹的主,

  完全是超人。

  杀他们简直如砍菜切瓜般容易。

  这时不拜见,惹恼了他,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所以这群大佬,

  除了少数大佬真心佩服、敬重楚凡外,

  其余大部分大佬都是畏惧。

  对楚凡杀人如草芥的手段的畏惧。

  “不必多礼!”

  面对北方三省众多大佬的前倨后恭,

  楚凡淡然自若地说道。

  没有一丝应该有的慌乱。

  笑话!

  身为神龙国的太子,

  什么样的阵仗他没有见过,

  现在的场面对楚凡来说,完全是小儿科。

  “徐怀水!”

  “雇佣杀手来杀我不说,居然当面暗算我。”

  “该杀!”

  在一众大佬站直身体之际,楚凡眉毛一挑。

  眉间凌厉大盛地说道。

  抬手一指,一缕太阴之力穿透徐怀水的眉心。

  徐怀水毙命。

  “啊……”

  跪在地的车厘子害怕地惊叫,

  转身便逃。

  噗!

  一缕至寒的太阴之力直接穿透车厘子的后脑,

  从他的眉心钻了出来。

  车厘子直直地摔倒,倒地毙命。

  “人心不足蛇吞象!”

  “看在你女儿的面子,断你一腿!”

  楚凡来到韩天顺的面前,挑了挑眉毛说道。

  说完,抬手一指韩天顺的右腿。

  咯吱一声,韩天顺的右腿应声而断。

  “谢楚先生不杀之恩!”

  韩天顺咬着牙,忍着剧痛磕头谢道。

  楚凡看也不看韩天顺一眼,转身面对北方三省的大佬说道:

  “此事到此为止,你们可有异议?”

第138章 楚凡,救我

  楚凡两指连杀徐坏水、车厘子两人。

  又一指点断韩天顺的右腿。

  杀伐果断,雷厉风行。

  完全将一众大佬们镇住。

  他们无不感觉后背凉飕飕,脑门冒汗,脖子僵硬。

  这时候,

  谁敢有异议?

  那完全是自杀的行为。

  “既然没有异议,此事便到此为止。”

  “齐三,竹下春刚是你的了!”

  楚凡说完,冲着柳彪、纳兰天诸人点了点头。

  向摩托艇的停放处走去。

  “八嘎呀路!”

  “我是宝岛竹帘大师的三弟子。”

  “谁敢动我,”

  “竹帘大师一定不会放过你们的!”

  已经被楚凡打的如同一条死狗的竹下春刚,

  满口飙血地继续叫嚣。

  砰砰砰!

  一众大佬们一顿飞脚之后,

  竹下春刚没有了声音。

  楚凡嘴角微翘,了摩托艇,离开。

  楚凡来时一身水迹。

  走时全身已干。

  完全是神仙的手段。

  芸舒大酒店。

  “啊……”

  “不要杀我,我还是处女!”

  穿着黑色吊带,白色小裤裤的韩小芸突然坐起,

  尖叫着说道。

  “你的第一次早被我睡了,装什么清纯!”

  秦婷大眼盯着夹紧双腿,双手抱胸的韩小芸粗声说道。

  “婷婷,你讨厌!”

  “你都不知道,昨晚有人袭击我!”

  韩小芸晃着脑袋左右只看,拍着胸口说道。

  “傻瓜,说什么胡话!”

  “昨晚你一直跟我睡在一起。”

  “难道是我袭击你?”

  秦婷白了韩小芸一眼,露出一副看白痴的神情说道。

  “不是吧,难道我是做梦了?”

  “怎么这么真实呢?”

  韩小芸歪头,见秦婷不似骗她,有些迷糊的自语。

  “对了,我梦里好像偷听你们做那事了!”

  “可是是听不到的叫声,着急死我了!”

  “婷婷,给我学学你是怎么叫的?”

  “让人家长长经验?”

  韩小芸突然不再迷糊,眼睛放光地盯着秦婷,虚心求教道。

  艾玛,连这细节都要问,真是没谁了!

  “求知欲望不要太强。”

  “太强会失身的!”

  在韩小芸等着秦婷回答之时,楚凡出现在房间之。

  一脸平淡地回答。

  我尼玛,居然被他听到了,真是大写的尴尬。

  韩小芸的嫩脸顿时红了起来。

  咦,这个家伙什么时候进的屋?

  “啊……”

  “非礼啊,救命啊,耍流氓了!”

  韩小芸突然意识到她穿的很清凉,夹腿捂胸地大喊。

  “停!”

  “你放心,他可是我的小凡凡。”

  “虽然是姐妹,我也不会分你一杯羹的。”

  “我们走了,不要想我!”

  秦婷在韩小芸的小屁屁拍了一巴掌,笑着说道。

  然后起身站起,搂着楚凡的手臂走出了房间。

  “喂,你们要去哪?”

  韩小芸抬头问道。

  然而回答的只有关门之声。

  “哼,果然是见色忘友之辈!”

  “哼,看都不看人家一眼。”

  “男人果然都喜欢大屁股大胸的女人!”

  韩小芸嘟着嘴巴,气呼呼地自语,在床一顿乱滚。

  “楚凡,你居然还活着?”

  “嘿嘿,没死才更好玩!”

  “得罪了教廷之人,一定会让你生不如死的!”

  当楚凡、秦婷、孤狼三人从酒店的大堂一走而过之时,

  隐蔽在阴影处的人影嘴角微翘,

  嘿嘿奸笑着彻底隐去。

  楚凡三人出了酒店,了一辆出租车离去。

  滴滴滴

  十分钟后,楚凡的手机响了起来。

  是一条信息,白狐发来的信息。

  信息的内容为:“车有炸弹,速离!”

  “停车!”

  楚凡冷喝。

  然后开车的司机置若罔闻。

  反而一脸疯狂地猛踩油门。

  “万能的神,您的信徒听从您的召唤,彻底成为神的仆人!”

  司机疯狂地猛踩油门之后,虔诚无的恭声说道。

  “杀了!”

  ……

  轰隆!

  巨大的爆炸声响起。

  一朵黑色的蘑菇云升入天空。

  爆炸,出租车早已尸骨无存。

  “希望你能安然无恙!”

  白狐站在一辆商务车前,抬头望着黑色蘑菇云自语。

  “大白天的发什么呆,任务已经完成,走了!”

  花妖男风骚地拍了拍手,与白狐打了一声招呼,

  眉飞色舞地钻进了商务车。

  “花妖,你遇到情投意合的男人了?”

  “一脸风骚模样。”

  白狐笑骂道,进入了商务车之。

  “白狐妹子,人家什么时候不风骚……”

  ……

  哈市通往桦市的高速路。

  一脸白色路虎揽胜飞快的前行。

  “这个男人究竟是什么人?”

  坐在驾驶位置,开车的秦婷心里暗道,

  大眼睛不时地扫过楚凡。

  若不是楚凡及时吩咐小狼杀了行为怪异的司机,

  恐怕他们现在已经成了飞灰。

  “听说过万能魔鬼吗?”

  坐在副驾驶的楚凡,突然张口问道。

  后排座位的小狼立即坐直了身体,摇头表示不知。

  “听说过一些!”

  “万能魔鬼号称信徒千万,遍及世界各地。”

  “入教必须遵守只能喜欢同性的规则。”

  “信徒身都会有一个万能魔鬼的雕像。”

  “这几年在华国活动十分频繁。”

  “做了几起大案!”

  “据说它的发源地在与华国接壤的缅国。”

  秦婷幽幽地说道。

  接着大眼转动,瞄了楚凡一眼问道:

  “小凡凡,万能魔鬼是不是喜欢了你?”

  “否则为什么要炸你啊。”

  “那可是至少一吨的c4。”

  “喜不喜欢我,不知道!”

  “但是他必须死!”

  楚凡锐利的双眼之冷意凛然,眉间凌厉大盛道。

  同时手万能魔鬼的雕像变成了粉末。

  楚凡可不是任由他人拿捏的软柿子。

  别人想怎么捏怎么捏。

  楚凡是别人捏他一下,他立刻打别人两巴掌之人。

  既然你两次三番的惹我,

  不给你点教训,我不叫楚凡。

  楚凡摇开车窗,伸出手,手的粉末四散飞扬。

  楚凡取出手机,接连发了两条短信。

  然后他靠在副驾驶的椅子,闭眼睛沉默不语。

  “真是花心!”

  “我这么漂亮美女坐在身旁,还给女人发短信!”

  “果然男人都不是好东西!”

  秦婷偷瞄了楚凡一眼,心里嘀咕。

  “不对啊,像小凡凡这么优秀的男人,哪个女人不喜欢!”

  “强行推倒了自己,自己不也对他没有一点恨意吗?”

  秦婷撇了撇嘴巴,突然有了危机感。

  滴滴滴

  在秦婷胡思乱想之际,楚凡的手机响了起来。

  仍然是一条短信息。

  内容为:“楚凡,快来救我!”

第139章 花花

  楚凡一下子坐直了身体。

  眉宇间凌厉如剑。

  “你们在桦市等我,电话联系!”

  楚凡突然开口说道。

  然后猛地推开了副驾驶的车门,跳了下去。

  艾玛,这可是时速120迈啊。

  这样跳下去,十死无生。

  在秦婷看得心惊肉跳,猛踩刹车之时,

  楚凡瞬间超越了路虎揽胜,奔跑了十米左右的距离后,

  转身向哈市的方向奔去。

  速度如风,绝对超过了120迈。

  “我的天,我的男人是神吗?”

  秦婷小嘴张的大大,不可思议的说出声道。

  从时速120迈的车跳下,居然什么事情都没有。

  而且以更快的速度在奔跑,还是人吗?

  “主,主人,是,是,神!”

  小狼趴在车窗旁,充满野性的双眼之光芒四溢,

  望着楚凡迅速消失的身影,努力地挤出几个字道。

  “我的妈啊,我看到了什么?”

  “跳车自杀吗?这得多大的矛盾啊?”

  “卧槽,他没死!跑的车还快,逆行超速,扣分吗?”

  ……

  高速路段监控心室,

  几名盯着监控屏幕的工作人员露出了一副见了鬼的表情,

  头皮发麻地大喊大叫。

  他们被震撼到了。

  两个小时之后,哈市机场。

  楚凡拿到机票,挥手与柳彪、纳兰天等告别。

  十分钟后,一架通往江南省的飞机准时起飞。

  “晓月,我来了!”

  “谁敢动你,我杀谁!”

  楚凡坐在飞机的窗口位置,望着身旁的蓝天白云,

  不由得握紧了拳头。

  “好大的棉花糖啊!”

  在楚凡愣神之际,一名两三岁的小姑娘指着白云说道。

  声音稚嫩,口水直流。

  简直馋的不要不要的。

  “哥哥,大哥哥,花花要吃棉花糖!”

  小姑娘歪歪斜斜地爬了楚凡身旁空着的位置,

  抓着楚凡的胳膊,奶声奶气地说道。

  口水流了楚凡一袖子。

  “哇,确实是好大的棉花糖!”

  “好像还很好吃的样子!”

  楚凡见到憨态可掬地小家伙,顿时来了兴趣。

  吞咽了一口口水,装作十分配合的模样说道。

  “哇,太好了,太好了!”

  “终于有人同意花花了。”

  “花花有同伴喽。”

  花花松开楚凡的胳膊,拍着小手嚷道。

  很是兴奋。

  便在此时,

  一名三十三四岁的女子急匆匆地跑过。

  然后又退了回来。

  用手拍着胸脯,长喘了一口气说道:

  “你可吓坏妈妈了!”

  “妈妈去了趟厕所,你随便乱跑!”

  “再这样妈妈可不要你了!”

  女子冲着楚凡歉然一笑,弯腰便要抱起花花。

  岂料花花宛如猫见老鼠一样,

  大眼睛之满是害怕,身体也缩成了一团。

  竟然抱着楚凡的手臂不放手。

  “你不是妈妈,妈妈不打花花!”

  “花花不跟你走,你不是妈妈!”

  “哥哥救命!”

  花花紧贴着楚凡哆嗦着嚷嚷。

  她竟然不愿意走。

  “对不起,孩子小,知道胡说!”

  “还不跟我回去,再不回去,妈妈真打你了!”

  女子一只手扬起,假装要打花花。

  另外一只手则抱住花花,吓唬地说道。

  “干什么你?”

  “冒充别人的妈好玩吗?”

  “她可是我妹妹,我怎么没见过你这样的妈?”

  楚凡皱了皱眉头,锐利的双眼发光。

  翘着嘴角,抓住女子的手腕,不疾不徐地说道。

  “什么,你是她哥哥?”

  女子突然皱眉,望着楚凡的双眼之寒光一闪道。

  似乎她没有想到竟然有这么巧的事。

  这个小女孩的哥哥居然也在这座航班之。

  “说了你不是我妈!”

  “哪有不认识儿子的妈?”

  楚凡双眼变得更加锐利,不屑地发问。

  同时低声说道:

  “这里可是贵宾仓!”

  “我劝你尽早离开。”

  “否则我不介意喊破你人贩子的身份!”

  “或者绑架者的身份!”

  “我相信见义勇为的人还是很多的!”

  楚凡说完,露出一脸灿烂的微笑。

  宛如邻家大男孩一样与女子挥手拜拜。

  “算你狠!”

  “不过这件事没完!”

  女子双眼之凶光爆闪。

  然后咬牙切齿地堆起笑容说道。

  女子终于松手走开。

  “没事,没事,一个精神病而已!”

  楚凡展现出灿烂的笑容,

  对着走过来的空姐点头说道。

  “哥哥,那个女人好凶。”

  “花花怕怕!”

  “花花要吃棉花糖。”

  花花说完,水汪汪的大眼睛望着楚凡,

  爬到了楚凡的腿,伸出小手去抓窗外的白云。

  “花花乖,下了飞机给你买棉花糖!”

  楚凡微笑地拍着花花的后背说道。

  “真的,我们拉勾!”

  “拉勾吊一百年不许变!”

  花花伸出小手,高兴地与楚凡拉勾。

  然后隔着窗户,对着白云流了一阵口水后,

  竟然趴在楚凡的肩头睡着了。

  两个半小时之后,飞机降落在江南机场。

  江南省终于到了。

  楚凡抱着睡眼朦胧的花花快速地走出了机场。

  抬手拦了一辆出租车,扬长而去。

  “他吗的,跑的还挺快!”

  “给接头人打电话,告诉他货出了点问题。”

  “交易取消!”

  女子有些气喘地吩咐身后的男子。

  同时招手拦了一辆出租车,跟了去。

  “哥哥,花花做梦吃到棉花糖了!”

  “可是妈妈不让!”

  “说小孩子吃棉花糖肚子里会生虫子。”

  花花坐在楚凡的双腿之,嘟着嘴巴委屈地说道。

  “小心!”

  楚凡突然伸手搭在方向盘之,猛向右打舵。

  吱嘎一声!

  一脸jeep车猛踩刹车,停在了出租车所在的位置。

  “他吗的你疯了!”

  “会出人命的!”

  躲过刚才一劫,亡魂皆冒的司机按下玻璃,

  伸出脑袋大骂道。

  嗡嗡嗡!

  jeep车向后退去。

  接着猛踩油门,再次向出租车撞去。

  卧了个大草!

  这他吗是故意撞人,谋杀啊!

  司机算是看出来了。

  jeep车不撞他,是绝对不会善罢甘休的。

  要命了!

  在出租车司机吓懵逼之时,

  jeep车嗡嗡着再次撞了过来。

  “倒挡,大油门!方向盘一圈半!”

  关键时刻,楚凡大声地喊道。

  出租车司机本能的照做。

  出租车嗡的一下向左后方倒去。

  吱嘎一声!

  jeep车再次撞了一个空。

第140章 我不是绑匪

  出租车司机暗道好险。

  已经出了一脑门子汉。

  “挂前进挡,掉头,油门有多大踩多大!”

  “方向盘打死!”

  在出租车大脑一片空白之时,

  楚凡的声音再次响起。

  嗡的一声!

  出租车的发动机嘶吼着掉头,

  极速的前进。

  “卧槽!这大哥疯了吗?有道不走,逆行!”

  “麻痹的,两辆车逆行,他们这是在玩什么?”

  “出租车一定跟jeep车装逼了,活该!”

  ……

  一群车主见到如此情形,同样懵逼了。

  议论之时,不断地按着喇叭。

  很怕殃及池鱼。

  一时间滴滴之声,响成一片。

  “油门到底,踩刹车!”

  “方向盘向左打死,倒挡,大油门!”

  楚凡猛然提醒出租车司机,

  一只手已经放在了方向盘之。

  但是出租车司机不愧是老司机。

  几乎没有任何迟疑地按照楚凡说的做。

  jeep车擦着出租车的车右侧冲了过去。

  砰的一声!

  一辆开的飞快的面包车结实地与jeep迎面撞。

  jeep车直接撞在路边的护栏之。

  面包车则毫无意外的打横翻倒。

  “走吧!”

  楚凡松开了握着方向盘的手,继续提醒道。

  出租车掉了头,一溜烟地跑远。

  “哇,哥哥好棒!”

  “这个碰碰车开的好棒!”

  “花花一开碰碰车,被撞翻。”

  坐在楚凡双腿之的花花,一脸兴奋地嚷嚷,

  没有一丝的惧意。

  我尼玛,还碰碰车!

  差点要了本司机的小命。

  出租车司机露出满脸后怕的神情,

  他的腿一直在哆嗦。

  能开车只是职业使然。

  半个小时之后,

  出租车载着楚凡远离机场,来到了市心之处。

  楚凡留下了几张百元大钞后,

  抱着花花离开。

  “花花,能记住你妈妈的电话号码吗?”

  星巴克内,楚凡给花花点了冰激凌与甜点,问道。

  “当然能记得。”

  “妈妈特意让花花记的,花花很厉害的!”

  “但是妈妈不让告诉别人的,但是花花会告诉哥哥的!”

  花花吃了一口冰激凌,奶声奶气地说道。

  十分的开心。

  冰激凌的味道,虽然不棉花糖。

  但还是很好吃的。

  平时妈妈都不让吃的。

  在花花说了一串数字之后,楚凡拿出手机打了过去。

  “你好,请问……”

  电话接通后,楚凡只说了四个字,便不得不停下。

  “花花在哪?”

  “为什么突然取消?”

  “我已经答应将公司25%的股份给你们,”

  “你还还想怎么样?”

  “花花还好吗?让我听听她的声音。”

  江南杭市,一间别墅之内。

  一名女子,握着电话,神色焦急的问道。

  显然,女子便是花花的亲生母亲。

  女子的年龄不大,二十五六岁。

  穿着香奈儿最新款的黑色套装,

  精明干练又显得雍贵典雅。

  只是现在,

  她神色疲惫,异常的焦急。

  偌大的别墅之,除了她没有第二个人。

  空空荡荡的冷清。

  “说话,为什么不说话?”

  “我要听听花花的声音。”

  “你们应该知道祝氏集团的实力。”

  “花花若是有个三长两短,”

  “我是变卖所有资产,也要找到你们!”

  女子见手机另外一端没有声音,顿时大急。

  声音清冷,又带着几分的急切。

  手机的另外一端,楚凡的表情变得极为丰富。

  靠靠地,被当成绑匪了。

  不过楚凡随即释然。

  孩子被人绑架了,花花妈妈自然十分着急。

  他的号码又是一个陌生号码,

  被误会成绑匪也很正常。

  楚凡伸手将电话放在花花的耳畔,示意她说话。

  “喂,我是花花,你是妈妈吗?”

  花花奶声奶气地问道。

  “花花,我是妈妈。”

  “他们有没有打你,饿没饿到……”

  女子的声音从手机传出,不再清冷。

  只有急切,关心,还有一丝的哭腔。

  “妈妈,花花很好。哥哥带着花花在吃冰激凌。”

  “妈妈都不让花花吃。”

  “哥哥一会儿还要带着花花去吃棉花糖。”

  “哥哥对花花最好了,花花非常非常喜欢他!”

  花花对着手机奶声奶气地说道。

  十分的开心与炫耀。

  “咦?不对啊,哪有绑架者这么招摇过市的?”

  “这也太猖狂了。”

  别墅的女子皱了皱眉,心里不是滋味地想到。

  公然地抱着花花进出公共场合,毫无禁忌。

  对方是不是在向她示威?

  难道对方不满足祝氏集团股份的25%,

  想要更多?

  在女子犹豫之际,楚凡的声音在手机响起:

  “花花很好,还有我不是绑匪!”

  “如果你是哈市的,请立刻来江南,我等你一天。”

  “我在江南杭市的希尔顿酒店等你,电话联系!”

  楚凡说完,便挂了电话,抱着花花出了星巴克。

  因为他刚刚看到飞机的女子从星巴克前走了过去。

  楚凡先是在街里左逛右逛,彻底将身后的尾巴甩开后,

  楚凡打了一辆出租车,直奔希尔顿酒店。

  江南杭市的别墅之。

  “我在杭市,喂,喂……”

  女子焦急的喊道,只是电话已经挂断。

  “到底要干什么?”

  “到底要干什么?”

  女子身为祝氏集团的董事长彻底不会了。

  俏脸之满是茫然与懵逼之色。

  难道他真不是绑匪?

  若是绑匪那会那么逍遥地住希尔顿大酒店?

  不管了,

  他们想要什么给他们什么。

  花花最重要。

  女子看着手里的手机,犹豫了半天终于没有报警。

  站起身,将桌子的件装进包里。

  急匆匆地出了家门。

  希尔顿大酒店。

  花花手里拿着棉花糖,坐在沙发安静地看着动画片。

  大眼睛不时地偷瞄坐在她身旁,

  手里同样拿着棉花糖的楚凡。

  “哥哥,花花刚才跟妈妈说妈妈不如哥哥好。”

  “妈妈会不会不要花花了?”

  花花吃了一口棉花糖,问道。

  “怎么会?”

  “花花这么乖巧,又懂事,你妈妈疼你还来不及呢!”

  “把心放在肚子里。”

  楚凡拍着花花的小脑袋安慰道。

  “心在肚子里吗?”

  “妈妈说花花是从妈妈的肚子里出来的!”

  “可是花花这么大,妈妈肚子怎么那么小?”

  “肚子也太能装了!”

  ……

第141章 祝蓉

  江南杭市龚家。

  “龚晓月,你不是有个很能打的男朋友吗?”

  “让他来救你啊!”

  “哼!他也在桦市那种小地方耍耍威风而已。”

  “若是来了江南,”

  “莫说江南省的陆家、唐家、祝家三大世家,”

  “便是方家、刘家等这样不如龚家的家族,”

  “随便勾勾手指,便能捏死他。”

  “所以安心地当唐大公子的小情人吧!”

  “爷爷已经与唐家谈妥,明媒正娶的老婆是我!”

  龚晓凤吸了一口烟,抬起下巴。

  宛如吃死孩子的嘴唇微张,烟雾被她吐出后,

  一脸得意的说道。

  现在的龚晓凤宛如一只开屏的孔雀,

  骄傲地不要不要滴。

  “卑鄙、无耻、臭不要脸!”

  “你要给他当老婆去当,拉我做什么?”

  “给他当情人?”

  “算世界的男人死光了,我也不会选他!”

  “我是不会同意的,是死我也不同意的。”

  龚晓月坐在床,抱着一个机器猫的抱枕,

  情绪激动地说道。

  她双眼透红,明显刚哭过不久。

  “哼哼!你骂,现在你尽管骂,尽情地骂!”

  “等我三天后与唐大公子举行完结婚仪式后,”

  “爷爷会把你当做礼物送给唐大公子。”

  “到那时,我会亲自将你扒光。”

  “用蜡烛、皮鞭、狗链来伺候你。”

  “然后在让我的男人尽情地蹂躏你。”

  “我会给你拍照留念的!”

  龚晓凤弹了弹烟灰,宛如吃死孩子的嘴角扬,

  双眼发光地说道。

  似乎此时龚晓月已经被她扒光,

  用蜡烛、皮鞭、狗链伺候了一样。

  连眉梢都绽开了笑容。

  “滚,滚出这间屋子!”

  “我不想见到你,给我滚!”

  龚晓月大声地咆哮,泪水不可自抑地滚落。

  楚凡,你在哪里?

  怎么还不来救她?

  ……

  希尔顿酒店门口。

  一辆白色玛莎拉蒂匆匆停下。

  坐在驾驶座位的女子拨通了楚凡的号码。

  她的心情很忐忑。

  她担心楚凡不接,让她空欢喜一场。

  又担心这是绑匪的新伎俩。

  目的便是向她索取更多的金钱。

  一声过去,对方未接。

  她的心不由地一紧。

  没事的,才响一声而已。

  两声过去,对方仍未接。

  她的心泛起了苦涩。

  没事的,可能对方没有听到。

  三声过去,对方仍未接。

  她的心没来由的一痛。

  没事的。

  对方是骗她,也该接电话的。

  四声、无声过去,对方仍未接电话。

  骗子、骗子,又是骗子!

  自己可真是蠢,居然又当了。

  女子咬着嘴唇,凤目之泪花翻转。

  花花,你到底在哪里?

  女子的心宛如针扎、刀割。

  痛的她无法呼吸。

  “喂,妈妈吗,我是花花。”

  在女子已经绝望之时,手机竟然接通了。

  里面传来了花花奶声奶气地声音。

  “花花,我是妈妈!你在哪里?”

  女子用手拍着胸口,

  停滞半秒后,喜极而泣地问道。

  “花花在一个大房子里啊!”

  “妈妈,妈妈,花花刚刚在偷看哥哥洗澡。”

  “哥哥的身体和妈妈的不一样啊!”

  手机花花的声音不断传来。

  听得女子云里雾里。

  偷看洗澡,身体不一样?

  这是什么跟什么啊?

  花花到底在说什么?

  “我在1108房间,你可以来了!”

  “哥哥,你的那里怎么跟妈妈的不一样?”

  男人的声音与花花的声音几乎同时从手机传出。

  女子毫不犹豫地下车,匆匆地走进了酒店之。

  这个男人不会这么畜生吧?

  她的女儿才两岁半。

  难道两岁半的孩子他都不放过?

  一分半钟以后,1108房间外响起了急促的敲门声。

  “是妈妈吗?”

  “哥哥说了,妈妈要先深呼吸,平复心情。”

  “保证不要大吵大闹,这样哥哥才能让妈妈进来。”

  房门花花奶声奶气地说道。

  尼玛,这到底还是不是她的女儿?

  怎么感觉她不像是她的亲妈呢?

  反而这个被花花叫做哥哥的男人,

  更像花花的亲人。

  尽管女子心里翻腾倒海,

  但是她的情绪却并未有太大的波动。

  女子听话地做了深呼吸,再次敲门。

  门,无声无息地开了。

  “呀,哥哥好棒!真的不用手开了!”

  花花坐在沙发,拍着小手,惊地说道。

  “花花,花花,让妈妈抱抱!”

  “担心死妈妈了!”

  “怪妈妈不好,是妈妈把你弄丢了!”

  女子走进房间,看见花花之后,

  情绪终于波动起来。

  一把抱起花花,轻轻哭泣起来。

  “妈妈不哭!”

  “花花刚洗的澡。”

  “衣服会被妈妈的眼泪弄湿的。”

  “这可是哥哥送给花花的衣服。”

  花花奶声奶气地说道,声音之竟然很是嫌弃。

  “花花,你还是妈妈的花花吗?”

  “你到底对我的女儿做了什么?”

  女子抬手摸了一下花花的额头,露出诧异的表情。

本文每页显示1000行 共188页 当前第12页

首页 上一页 ← 12/188 → 下一页 尾页 转到:
小提示:如您觉着本文好看,可以通过键盘上的方向键←或→快捷打开上一页、下一页继续在线阅读
也可以下载都市极品神龙TXT到您的看书设备,以获得更快更好的阅读体验!
当小说 | 会员注册 | 留言本站 | 最新小说 | 小说排行榜 |

当小说提供TXT小说在线阅读,下载,本站所有资源来自会员共享,仅供网友免费阅读,不得用于商业用途。如有侵犯您的权益,请联系本站。
Copyright 2018 当小说 www.downxs.com